今天發生的事情讓我想起以前寫過的某一篇文章『紅色的花束』。

先看文吧。

***************************************************************

紅色的花束  (舊文2011年11月11日的文章)

 

昨天看了一百日圓食譜煮了兩道菜:天津飯跟秋刀魚燉菜頭。
天氣一冷,就想吃滷菜頭。


悦屎一回到家就打開昨晚看到一半的電影。
他跟孩子用完餐後,我立刻洗好碗盤,然後洗洗廚房。


我突然想把排油煙機拆下來洗,因為有點高,只好站在椅子上解開螺絲。
還要很小心地不要觸碰到按鈕,不然我的手指會被排油煙扇絞進去。

這是一項有點艱難又危險的任務。


突然,悦屎叫我去客廳一下。

我很忙,假裝沒聽到,可是他不死心,一直叫我。
於是,我擦排油煙機內部的工程進行到一半,手套上滿是油垢,卻還是走到客廳問他有什麼事嗎?


他坐在沙發上要我看看電影最後出現的演員名字。

"強尼戴普"

他很得意地說:「就跟妳說,那種演技只有強尼戴普演得出來!」


昨晚,我們一起看電影時,有一個化著小丑妝的人,他說是強尼戴普,我說不是,
所以他特地叫我來看,然後還很得意。


其實我有點生氣了。

幫你做菜、把廚房擦得亮晶晶的,而你卻從下班到現在都捨不得把視線從電視上移開,
不問我今天過的怎樣,只顧著看電視。

連續一個禮拜都這樣了。
然後我在忙的時候,還為了強尼戴普叫滿手油垢的我從椅子上下來走到客廳。

看著出現著寫著"強尼戴普"的螢幕,原來,這男人下班之後的世界,沒有我的存在。
視線都不是在我身上。


擦好廚房後,我很粗魯地把圍裙丟到地上。

「真是後悔嫁給你!」

一肚子氣,傷人的氣話就噴出來了。


關起門,自己躲在小客廳裡冷靜,
像濟公一樣,很豪邁地不用酒杯喝了一大口威士忌。

看看昨晚預錄的家政婦三田,這一週的情節是長子為了守護家人卻做出了反效果的事情,
爸爸跪在地上求鄰居不要對長子提告。

看到這一幕,只是普通的連續劇情結,卻讓我大哭。
家人如此重要,卻總是互相傷害。


關在小客廳十分鐘後,情緒終於平靜下來。
走了出來,悦屎在跟綠茶玩樂高,他背對著我,在擦著眼淚,大概是哭了。

看到他因為那句氣話而偷偷掉淚的瞬間,突然間覺得自己很自私,什麼都是我、我、我,
想要被重視、被關心,可他已經工作14個小時了。

也許他很習慣我的全能主婦了,所以可以很輕鬆地看著電影,而不是還煩惱著其他的事情。
回想到以前當OL的時候,回到家我只想一直躺在床上看漫畫。


隔天,也就是今天。
早上七點起來煮早餐跟做便當

今天轉冷又下著雨,適合吃煎魚配味噌湯,還弄了一碗納豆飯給他吃,
便當裡放的是醬油薑汁肉片。他跟我說謝謝後,就去上班了


兩人好像都忘記昨晚那10分鐘之間的事情



最近看了一部短篇的漫畫。

主角是一個死去的丈夫,從死者的視角來看著活著的人的世界。
像『蘇西的世界』一樣的寫法。


丈夫的靈魂發現自己死後,在葬禮中,妻子跟高中生的兒子都沒有很悲傷。
尤其是妻子的情緒異常平靜。

於是,死後的丈夫懷疑妻子會那麼平靜是不是因為有外遇?
自從某一事件後,他跟妻子之間就不太說話了。


在靈堂前,妻子跟自己的姊姊回憶丈夫時,提到了一件事情。

兒子國小六年級時,班上同學一起合夥偷東西被抓到,店家跟警察要求家長們去陪罪道歉。
偷竊在當時是很不得了的大事情,妻子趕緊聯絡正在上班的丈夫。

可是,丈夫當時無論如何都抽不了身,所以,妻子一個人邊哭邊謝罪去把孩子領了回來。
而那天剛好是妻子的生日。

她感覺,自己好像被全世界拋棄了。

從那天之後,妻子要求到外面打工,開始了自己的生活,就不太跟丈夫講話了。


死後的丈夫聽完了妻子的獨白後,才驚覺原來那一天是妻子的生日。


但是,死後的丈夫也有話要說。

「當時公司陷入困境,我蠟燭兩頭燒!到底是為了誰我必須這樣辛苦工作,

還不是為了家人....」


突然,妻子打工的店的老闆拿了一束紅色的花到了靈堂,並把花交給了喪夫的人妻。

「這是妳先生死前在花店預定的花,是要送給妳當生日禮物的...
妳先生突然過世,花店的人感到很困擾,所以要我拿過來...」


葬禮中表現得很平靜的妻子看著花,看著看著,終於掉下了眼淚。
原來自己並沒有被忘記。


死後的丈夫靈魂,看到妻子為了一束紅色的花而感動到哭泣,他一直以為妻子已經不愛他了。


兩個相愛的人,因為某些事情而把心關起來,然後漸行漸遠,不再開口說話。
 



之前孕吐到吐出一堆血的時候,送了好幾次急診。

還記得有一次,整個人都不能動了,只能像馬鈴薯一樣把身體捲起來吐血。
那早,悦屎卻要我自己坐計程車去掛急診,他必須趕著去上班,只因為會遲到。

我心想,難道不能為了我遲到一次嗎?

後來他還是載我去。
到了急診室,我算最後去的病人,照理說應該要等很久。
可醫生看我不對勁,先來處理我,然後立刻安排病床讓我吊點滴。
後來還被送到急症病床。

可見,當時真的很痛苦。那一件事情,我記了好久。

還有,綠茶六個月大以前都是我一個人帶著他到處申請文件。
到處找可以接收蠶豆症的醫院,被一家一家地拒絕。

還曾經因為產後視力不好,看不清楚標示,在涉谷車站徘徊了很久,找不到電梯,
一個人帶著嬰兒無助地快哭了出來。


這些事情一點一滴地讓心被鎖住,尤其是聽到別人很誇張的說法時,例如:


「妳太軟弱了,要是我,我一定要求我老公要幫我做任何事情!」

「要我自己帶孩子去弄文件,先離婚再說吧!」

更加確定悦屎不愛我。




這是當時的心情。

覺得會讓老婆帶著嬰兒到處跑醫院的老公,一定是不愛!
如果很愛,一定會陪我去,像別人的情況一樣,把老婆當成溫室的花捧在手心呵護。


現在想想,當時他忙到蠟燭兩頭燒,遲到一些些都會被客戶罵到臭頭。
一天不上班,就會損失對我們來說算很大的金額,足以影響到這一個月的生計。

別人的老公都會幫忙是因為他們有餘裕,不跟其他人比較後,不聽別人誇大的婚姻論後,
比較幸福一些了。

前一陣子看到一個日本男生的部落格。

他說,「維持幸福婚姻的方法就是,想要別人付出時先想想另一半需要什麼?自己要先付出。」


下次再介紹這個人的部落格


我也進步很多了。

最近這兩個月只吵了一分鐘,
只要快爆發時,就趕緊跟悦屎隔離開來。

用濟公喝酒方式讓自己清醒一下,隔離十分鐘就好了。


新方法,還不錯用....

*******************************************************

 

七年後,2018年5月16日的今天,是我這幾個月來第一次完全性放假。

不用去上班,不用顧小孩們。

為了介紹新書,第一次可以一整天掛網寫文章。

 

但我好像遭到些天譴了。

也許老天在告訴我,我是一個不能休息的人。

 

現在小孩們都睡了。

但就在幾個小時前,我發生了一件大事。

今天讓綠茶跟朋友去玩,可是到下午五點時我開始打他的電話,都沒有人接。

我騎著腳踏車到處找綠茶,不久,接到了一通電話。

「綠茶說心臟很痛,快不能呼吸,可以來接他嗎?」

 

我載著紅茶立刻去接綠茶,當時心臟噗通噗通地跳。

我腦海裡閃過許多不安的想法。

綠茶怎麼了?是不是在外面吃到蠶豆了?擦到紫藥水了?

怎麼辦?怎麼辦?要不要先叫救護車?

綠茶會不會離開我?我不要這樣,那我寧願一輩子封筆,書只賣一百本也沒關係。

老天爺減我的壽命吧,讓我活到明天也好,被變態殺害慘死街頭也好,我願意用自己的生命來換綠茶一輩子的平安。

 

看到綠茶後,他已經好很多了。

原來跟蠶豆症沒關係,是今天熱了些,他在外面跑了很久,又沒補充水分,跑到喘不過氣來,才突然倒了下去。

 

我騎著單車載著兩個孩子回家。

剛剛很緊急時,打了電話給老公,他卻沒接起。

 

回到家,我整個人突然癱軟下來,躺在床上思考,我想離開這男人了。

為什麼在我最無助的時候,我找不到他。

一個小時過後他才回電。

 

我想跟他提離婚,我覺得好累,為什麼小孩有什麼事情時我無法立刻連繫上孩子的父親。

剛剛我有多擔心綠茶,他生出來不久時,三次抽血檢查,都是蠶豆症裡最低最低的數值,一碰到甚至一聞到都會溶血。

蠶豆症也有分等級的,有些輕微,有些很嚴重,綠茶就屬於最嚴重的,而且他生活在沒有蠶豆症的國度裡。

 

回到家後,我用棍子狠狠地打了綠茶兩下,我已經一年多沒打他了。

他一直哭一直哭,我好心疼,但我不能不看輕這件事情。

玩到瘋了、玩到不接電話、玩到讓自己中暑。

最擔心的人是誰,是我!

 

我想好了要說的話,就等老公回來跟他提離婚。

他一回到家,整個人暈暈的,在外面奔坡一整天,他今天也中暑了。

一回到家就倒在沙發上。

 

我才想起多年前我寫過的一篇,「紅色的花束」。

原來我一直沒有成長。

只是現在不會用濟公的方法喝酒了。

 

其實我好嫉妒那種露一下就可以紅的部落客,不只是嫉妒的心情,還加鄙視跟噁心。

然後又有點自卑,因為我不敢露,連露臉都不敢。不是見不得人,而是小時候家庭教育很嚴格,不可以隨便露臉。

但沒關係的,深陷在文字裡的世界是很開心的一件事情。

 

我只是覺得,覺得好不公平,這幾個月好不容易放一天假,我竟然可以中午PO網耶!

然後就要被接受懲罰了。

我休假連出門買東西都捨不得,趕快趁自由時間寫東西,卻遭受懲罰。

收到「我的孩子快昏倒了」的消息。

 

原來,上天安排我一輩子勞碌命,沒得一天的休息。

陰沉到底就陰沉到底了。

晚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紅色筆電 的頭像
紅色筆電

紅色筆電

紅色筆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