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搬到了一個比較大的房子。

房子的外面卻緊鄰著快速車道,非常危險。

而公寓住戶們都是一些怪怪的人,很多東西都共用,弄得髒髒的,不遵守規矩。

 

唯一變的,就是家裡變大了一些些,但格局很糟糕,以前這裡似乎是吧檯生意的地下一樓。

空氣不好、採光灰暗,離商店街也很遠,親切的左鄰右舍也不在了。

我奮力地想搬回以前那小小溫馨的地方,卻回不去了。

 

為了搬到比較大的家,我籌畫了好久,也每天努力工作上班。

夢裡,卻是這樣的結果。

醒來,發現自己還在這個小小的家,好安心。

 

這個家的照片,是那種無法上傳到臉書的,很小,狠雜。

雖然乾淨,卻常因為上傳後,被好多人明知故問地問:「妳家廚房離臥室好近喔,哈哈~」

就去哈吧,反正我還可以跟孩子生活在這裡,這比什麼都重要。

 

最近部落格每天都寫日記,只是斷斷續續的,所以沒有公開。

 

 

********

 

大概是上個禮拜寫的日記吧。

 

********

 

禮拜日的早上,是個可以賴床的日子。

所謂的賴床,也只是睡到九點。

老公跟兒子一大早就起床,兩個人在玩電動。

我泡了咖啡給老公,然後洗衣服。

老公弄了早餐給孩子們吃。

 

衣服的量很多,我洗了兩回。

不久,老公就準備去看牙醫了。

衣服曬好了,今天一天的工作就結束約八成了。

 

我禮拜日的工作就只有泡咖啡、洗衣服。

弄東西吃這件事情都很隨興的,想煮的人就煮,想外食的人就自己去買東西吃。

老公早上十點出門看牙醫,但竟然10點45分就回到家。

那時我的桌上有煎餃、一堆零食、氣泡酒。一早就已開喝。

還邊看youtube的搞笑節目邊喝葡萄柚氣泡酒。

小孩們就讓他們看電視。

 

他突然回來,我好慌,問他:「怎麼這麼快回來?」

「今天只有擦藥而已呀......原來這就是妳的真面目?」他盯著我桌上的垃圾食物猛看。

 

其實沒這麼戲劇,只是我們喜歡這種吐槽的講話方式,他早就知道我是這樣的女人。

 

然後他也學我一大早吃燒肉。

 

禮拜日的清早,在狹小公寓裡,從我家飄出一堆油膩膩的味道。

吃飽喝飽後,我還要喝點濃湯退酒。

準備一瓶水(喝酒後會很渴),一包面紙,一個通鼻劑,一支牙籤,棉花棒,護脣膏。

這是我的睡覺包,因為我只要一個沒在身邊就睡不安穩。

 

「我要去冬眠了喔。」

跟全家人講了一下,沒人理我,他們黏著爸爸。

也好,也好,我就冬眠去了。

 

下午五點才起床,隨便吃了巧克力,做菜給小孩們吃。

然後去買一大堆衛生紙跟面紙,只要面紙或衛生紙只剩一包我就會很不安。

 

他體諒我的嚴重富貴手,這幾年來對我兇猛使用衛生紙這件事沒有怨言。

 

 

***********

 

先寫到這裡,冬眠去了。冬天晚上比較長,要早一點睡。

今天早上,我竟然忘記自己的手機號碼,老實說,不意外。

所以天天寫日記,就怕忘記很多事情。

對我來說,唯一的寶藏,就是跟家人在一起的所有記憶、點點滴滴,忘記了這些美好的小事情,那最讓我難受。

就像丟了張千元鈔票一樣,知道那張鈔票還在家裡,卻不知道到底放在哪裡。那種心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紅色筆電 的頭像
紅色筆電

紅色筆電

紅色筆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